总之,
赵处长如愿以偿的发出了喵喵♂叫的声音。

——————————————————————

最近,特调处附近的水果店里总是循环播放一首歌,音量巨大,旋律魔性洗脑,简称“神曲”。过路人纷纷绕道而走,避之不及。

赵处长作为神仙,或许品味和凡人还有特调处一众牛鬼蛇神不大相同,倒是很快学会了这首歌,并且时常哼唱。

对于这件事,特调处众人叫苦不迭。背地里,大家茶余饭后聚众嘲笑某处长;明面上,碍于奖金和福利,众人纷纷对其报以宽容和蔼的微笑。这就更加助长了某人的“恶习”。

这天,赵处长下班早,决定买点水果再回家。

一进店,店主就热情地迎了上来:

“诶哟!来来来,赵处长,今天新进了新鲜的芒果和椰子您要不要尝尝!”

“这样吧,向阳哥,给我来俩椰子吧,家里芒果还好多呢。”

“好嘞!您稍等一下啊。”说着,王向阳转身去拿椰子。

这边的赵处长四处学么的时候,听到熟悉的音乐声,打眼一瞧,是向阳嫂在用手机看视频。视频里面两个人正在跳舞,用的音乐就是这首神曲。

赵处长觉得挺有意思的,琢磨着回去是不是可以让他们家那位学一下,一定非常……

赵云澜正想着呢,王向阳已经把椰子拿过来了,正要递给他,仔细一看:好家伙,赵处长这工作辛苦得火气这么大!瞧这鼻血流的!可得给他多拿点点水果消消火。

再看赵云澜,到底说人家是神仙呢,一脸风轻云淡,好像那鼻血不是他流的一样。

晚饭后,赵沈两人在沙发上边吃椰子边看电视。
沈巍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椰子外壳怎么有几个粉色的斑点。
赵处长依旧一脸风轻云淡,道:应该是太热了。

这周六,是祝红生日。

作为特调处处长,祝红的好领导、好朋友好伙伴(以及前明恋对象),赵云澜大手一挥:你请客,我买单!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直奔KTV。

赵处长虽然酒量不错,但是被众人轮番灌酒还是有点吃不消,尤其因为沈巍总是限制他喝酒导致他酒量退步了。于是乎,就预见了游戏环节他会被坑有多惨惨。

“来来来,大家听我说啊,这个——”,说着祝红拍了拍桌上的小转盘,“谁也逃不掉!姐先来!”

还好,祝红运气倒不错,转到了唱歌。二话不说拿起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妈妈要我出嫁”,获得一致好评。

很快,轮到了赵处长。

转盘噌噌转的飞快,不一会,停在了一个名为“说出可以形容另一半的三个关键词”上。

沈巍松了一口气,赵处长却是略扫兴,怕是嫌不够刺激。等赵云澜夸得沈巍双颊通红生怕他一不小心蹦出个“宝贝儿你真辣”什么的强制赵云澜住了嘴,就轮到沈巍来转了。

沈教授作为游戏的收尾人,备受瞩目,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转盘,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许是沈教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手劲儿使大了,转盘愣是十好几秒没停,指针都被蹭歪了。

等转盘终于停下,第一个就听见赵云澜放荡不羁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双人喵喵舞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吧,巍巍宝贝儿?”

不知是大庆还是林静先起的头,很快就听一片“沈教授!来一个!沈教授!来一个!”的呐喊。

这下沈教授可不干了,顶着个红脸,抱起座位上的抱枕退到了门口。

“来吧来吧,你不会我教你啊!你夫君我可是都舍命陪美人了啊。”

“你走开!你自己喵!有辱斯文!我坚决不来!”

事情的结果是,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特调处还流传着一份“喵喵叫”的秘密文件。据说特调处的老人都亲眼目睹过视频里的内容,而新人,只要998即可获得一份阅后即焚的视频文件。

时间回到周六晚上,

沈巍将喝的快要神志不清的某些人抱上了楼,

进了屋,

然后,

压到了床上。

总之,据某位知情黑猫表示:

他貌似夜里听到了卧室传来了喵喵叫的声音。这声音,貌似和某位赵处长很相似……

——————————————————————
瞎写瞎写,把脑洞写出来自己开心一下~
脑洞启发如图乁( ˙ ω˙乁)

评论
热度 ( 18 )

© 沙鲨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