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是故人归

〈壹〉 兹辰喜佳节

又是一年中元节。

今天已过了处暑,
窗外的蝉虽仍不知疲倦,
却到底透出几分颓态,
断断续续,失了半分气力。

特调处今年人丁兴旺,
新人们都是很争气的,
很快就接手了前辈的工作,
即便是这样特殊的日子,
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基本上用不着惊动前辈。

虽然已经成为了特调处的老前辈,
郭长城还是习惯早早地来。

大学路9号的一切沐浴在晨光中,
郭长城觉得身上暖暖的,心里也是。

这情景,
恍惚间,
他好像回到了那个身为楞头青和小怂货的时候:
不一会儿,
红姐的饭卡就会飞向他的脑门儿,
然后他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去买炸的脆脆的牛肉饼,
等回来的时候,
看到咬着半块煎饼的楚哥正在暴揍玩着植物大战僵尸的林静。
这个时候,
那个人进来了,
大家会飞快回归原位,
装作正经工作的样子,
只有他还在门口傻杵着……

“郭前辈好!”
一身问好将他回到现实,
郭长城转身冲着新人微笑了一下。

他走上一旁的楼梯,
在最上面一节坐下,
静静看着那个略显怂萌的新人小心翼翼地跟在一个瘦高的前辈后面……

这情景,似曾相识啊。

他忍不住掏出记事本:
八月二十五日   中元节   晴

今天特调处的早晨……

〈贰〉凉雨忽惊秋

晌午过后,
借着初秋的晴空,
蝉声又涨了几分气势,
聒噪了许多。

大学路9号逐渐变得热闹起来,
原来是亚兽族族长等老前辈们大驾光临。

新人们听说这祝红前辈是个大美女,
都想一睹芳容,
琢磨着怎么才能展示一下自己。

这时,就听旁边一柿饼脸的富态黑猫嘲笑道:
“现在的新人都不了解一下前辈历史的吗?”

说着,啪地一下落地,
以自以为很优雅的姿势一扭一扭,
走到前面去了。

远远的就听又传来“大学路9号原来不仅是个基佬窝,还能做白日梦,真好……”的感叹。

剩下诸位新人面面相觑。

……

“等等,那位……不会是大庆前辈吧?”

“是啊,这死肥猫也不等等我。”

“林林林林静前辈好!”

“你们好啊。”

男人和蔼一笑,
接着一阵檀香拂过,
人已不知去向。

某家餐厅的大包间内,
圆桌围坐的净是些熟面孔,
大家正有说有笑地吃的正欢。

“桑赞最近学手工学得不错,就给我做了个好用的身体,这样也方便好多,白天注意着点就可以出门了。”

“诶,说起这个,我就想起来那时候长城给汪徵买的那个——”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不知是谁先笑的,
很快笑声就充满了整个包间,
把郭长城羞得满脸通红。

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回,
他还是这样脸皮薄。

不过,
这样真好,
又是那种家的感觉,
很温暖。

“还记得当时赵处骂这小子脑袋上架夜壶哈哈哈——哈、哈、哈。”

刚要笑起来的林静,突然刹车。

一时间,
气氛突然压抑,
心头抹不掉的悲伤终于还是不能自欺欺人地掩盖,
被人一下从角落揪了出来,
啪的一声赤裸裸摔在那儿。

“晚上……”

祝红声音有些颤抖,

“还和往年一样。”

说着她忍不住咬了咬牙,努力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些。

“大家一起去老地方。”

包间里静了一瞬,
接着是众人的七嘴八舌,
想努力把气氛活跃起来。

“诶对对对,告诉他咱们特调处又装修了,比以前更敞亮了。”

“还有还有,这些新人都特有干劲儿,咱们这些人能放心放手啦!”

“放、手?林静你就是想偷懒!”

“诶——疼疼疼疼疼,放手红姐!放手啊!”

“对了,我还要告诉老赵,林静现在可骚包了,把宽边眼镜换了个金丝边的眼镜装斯文败类,结果呢,还是那个中年油腻男子。”

“大庆你胡说什——”

“诶诶诶,看看你那肚子,离西装扣子扣不上就差一碗饭了!待会儿给你照张照片晚上给老赵烧过去……”

“那那那我要告诉赵处……”

屋内一群人在努力吵吵闹闹,
窗外不知何时变了天。
突然就变得阴云密布,
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树上的叶子还是绿色的,
可是已经再经不起几场风雨。
其中落下一片,
紧接着,
就有第二片、第三片……
很快,
地面、车顶和行人的雨伞上,
便降落下了秋天的第一批落叶。

秋天真的到了。

〈叁〉欲挂坟前剑,重听膝上琴。

残阳如血,
染红了半边天。

墓地里人不算多,
大都已经祭拜完毕回了家。
毕竟这个日子特殊,
就算是大家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也不想在这个当口在墓地呆着,
万一有个万一呢,
要是在这儿和谁家亡故来个浪漫邂逅,
可不是闹着玩的。

墓园选址在半山腰,环境不错。
傍晚时分雨刚停不久,
秋风送来阵阵凉意,
周围是泥土潮湿的气味。
特调处的一众非人类在这种环境里倒该是很惬意。
不过眼下要干的事,
却让他们惬意不起来。

不过他们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
没有急着祭拜。

过了大概五分钟,
祝红低头望向山脚,
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熟悉的声音。

还是那张人模狗样的熟悉的脸。

“可得了吧,最近赵局长他们俩急着给你找对象我们可是早有耳闻了。”

林静别的不行,八卦倒一向很灵通。

“诶我说破碗,你可得扛住了!”

大庆恢复人形扑了过去,

“我们家老赵一世清白可就靠你了!”

“哼,”楚恕之冷哼一声,一个眼刀瞥过去,“我会替黑袍大人和赵处看紧你的。”

破碗被这么一说,冷汗都下来了:

“不是,各位英雄好汉啊,我这死守不敢松口啊,今天找借口出来说是给故人上坟,赵局长他们已经怀疑我是放不下‘沈巍’了。”

“好了。时候快到了,咱们走吧。”

祝红出声打断,转身向墓园深处走去。

虽然太阳彻底落山,
此时多少还有些光亮,
只是显得比平时昏沉些,
众人的心情大概也是如此。

众人面目在火光映衬下显得不大真切,
沉默地把准备好的东西一样样点燃,
看着火光逐渐蔓延它们,
然后渐渐变得零星,
最后熄灭,
只剩灰烬。

破碗点燃最后一件东西,
嘴里念念叨叨的。

那东西不大,
很快燃完了。

仔细看,
是一张照片。
上面只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笑的一脸痞样儿的人,
这要是不知情的看了,
还以为自己给自己上坟呢。
另一个戴个金丝边眼镜,
斯斯文文的,
透着书卷气,
笑的也很开心。
这个笑容大概是他一生以来,
为数不多的、发自内心的笑了吧。

烧完东西,接下来是吐露心声环节。

众人的说辞倒还没太大变化,开始无非是些“大庆又胖了几斤”“鸦青又和四叔吵起来了简直是俩大龄儿童”“郭长城的萨摩耶被一群小猫吓得汪汪叫”……

后来,
便逐渐地安静下来了。

没人愿意说话,
也不见有人动作,
怕一不小心触动心里那根弦,
怕一不小心就会忍不住,
怕一不小心就会哭得的很难看。

〈肆〉死生亦大矣

人们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

但这是不对的。

时间,
只会加深这一切,
然后在上面盖住厚厚的被叫做“遗忘”的假象。
当你不能再自欺欺人地遗忘,
你就会看见,
那道醒目深刻的伤痕。

远处,
华灯初上。

龙城这个庞然大物,
在仙气飘飘的薄雾与世俗生活的烟火味儿中渐渐苏醒。

姑娘们在商场说说笑笑,挑选着今秋新款的衣服、化妆品;小伙儿们有的在体育馆打球,有的哥儿几个正打着游戏;小朋友在家里补着作业,希望开学不会露馅儿;大爷大妈在广场上找到了他们自己的一番天地……

每个人的生活都在继续着,
或许对这些普通人来说,生活并不会有什么改变,
或许他们会偶尔想起那两个为了龙城而牺牲的英雄,
或许你们俩又多了许多迷弟迷妹,
或许有更多的人会为你们而留下泪水,

或许……

有千千万万种或许,
但千千万万个或许都唤不回来你们……
又有什么用呢。

有人说,
一个人的死亡,
总共有三次,
一次心跳停止,
这是你的身死了;
一次举办葬礼,入土为安,
这是在社会上死了;
最后一次……
就是遗忘,
当这世上没有再想起你,
你就真真正正地死了。

我们是这世上你们最亲密的朋友,
所以,
我们不敢不记得你们,
哪怕是把自己的伤口,
一次,又一次撕开。

到此为止,
再多说倒显得我们矫情了。

对了,其实市中心广场上你们俩的雕像已经建好了。放心吧,绝对帅着呢。
待会儿还有纪念仪式,我们还要赶过去发言呢,一定给你们俩多说几句好话啊,绝对不说黑历史!嘿嘿。

那……
老赵,
沈教授,
明年见。
                                                ——特调处全体

〈伍〉疑是故人来

市中心广场,人山人海。

特调处一众到达时,只见活动已经开始了。

市政府特地准备了白菊花和河灯,附近的商场也在提供纪念活动的相关物品。

广场中央,
两个人的雕像矗立着,
就好像两人那天把龙城护在身后那样高大、神圣地不可侵犯。

雕像底座上摆满了各种东西:鲜花、信封、小礼物,甚至还有芒果、椰子、棒棒糖。

雕像前方是一个简易舞台,
主持人正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两位英雄和特调处其他人的传奇事迹外加……

黑历史。

特调处众人一出现,他就立马注意到了。

“来来来,昂,镜头麻烦转向广场入口处!”

大屏幕上赫然是以“赵云澜”为首的特调处众人。

“咱们的大英雄来了昂,麻烦前面的小伙伴让个道儿让他上舞台来啊。”

赵处长例行公事地发过言,主持人还不满足,介绍起特调处众人来,并且——

“来来来,大家看看zhei位啊,为特调处立下汗马功劳的楚恕之,楚哥!”

“哇塞!好man哦!”底下的姑娘们齐声尖叫。

“从波,你、找、死!”

“各位朋友,咱们介绍就到这里了,下面进行放河——啊呀!”

此时此刻,
在不同地方的人们点起一盏盏河灯,
放入水中。

载着人们美好祝愿与两位英雄的河灯,
从广场、小河、水渠……
从各种源头向护城河汇聚。

千千万万点光,
汇成一条温暖的河,
一直流向山的那头。
给亡魂引路,
接故人回家。

在这些光芒的映衬下,
墓园都显得并不那么阴森可怖。

墓园山腰的某个地方也闪烁起细碎的光芒,仿佛是对千千万万颗美好的心的呼应。

“今年这河灯比往年可多了不少呢。”

“是啊。”

“今年那破碗看来是被我爸妈吓得够呛哈哈哈,看他吃瘪我就爽啊。”

“……”

“宝贝儿!巍巍!亲爱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找别人的!虽然我这人看着不靠谱,但是你还不信我吗!”

“唉……”

“不过……咱俩离开也够久的了,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是啊,是该回去了。”

“走吧。”

月光微凉,

洒入山间,

两个身影正携手向着光芒的源头走去。

一路上,

有万盏河灯,

为他们引路。

——————————————————————
哇咔咔咔,终于发出来了乁( ˙ ω˙乁)
本来下午就写完了,然鹅沉迷秦老师神仙美颜无法自拔!拖延症加懒癌晚期orz
写的貌似有点多了,求别嫌废话啊啊啊啊啊啊(இдஇ; )
想着中元节不写点啥对不起他们,就把自己想写的写了,反正笔力不够,也就表达成这样了(╥ω╥`) 
不管咋说,希望他们一切安好。

最后,欢迎提意见建议!
爱你们!啾咪ฅ ̳͒•ˑ̫• ̳͒ฅ♡









评论
热度 ( 8 )

© 沙鲨鲨 | Powered by LOFTER